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自由写作——生命写作的开始

责任编辑 2021-8-19 17:15 0 58
摘要: 刚上大学的第一个周末,喜欢写作的学生肖遥就又忍不住拿起笔来,赶在教师节前夕,在贵州当地的报纸上写下一篇回忆笔者的文章;毕业多年的学生看望老师,往往告诉笔者的第一件事就是他们现在仍旧坚持写作;高考刚一结 ...
刚上大学的第一个周末,喜欢写作的学生肖遥就又忍不住拿起笔来,赶在教师节前夕,在贵州当地的报纸上写下一篇回忆笔者的文章;毕业多年的学生看望老师,往往告诉笔者的第一件事就是他们现在仍旧坚持写作;高考刚一结束,已经上大三的10届学生给笔者打电话,相约再写高考作文,不久北起哈尔滨工业大学,南至重庆大学、南方医科大学的学生便纷纷用电子邮件发来了他们自己的作品……记得有人给教育下过这样一个定义,当我们把学校里学到的知识全都忘掉的时候,所剩下的就是教育。那些只是将写作视为高考攫取高分工具的学生,大概很难在高考过后形成写作的自觉;而那些一味地将写作套路与应试技巧作为作文教学全部的教师,最终也只能制造出止步于考场的作文机器。

自由写作——生命写作的开始

史铁生曾“希望‘职业作家’是暂时现象”,并“希望未来的写作是所有人的一期假日”。笔者向来主张“中学语文教育的基本任务是要培养‘自能读书’‘自能作文’的合格公民”而非专业作家,但作为语文教师,我们首先又应该是一个完美主义者、理想主义者,对于史铁生的这一梦想虽不能至也应心向往之。何况史铁生这里所谓的“作家”,也并不神秘,“其实非常非常简单那是每一个人的心愿,是所有人自由真诚的诉说和倾听”罢了。而我们中学作文教学的基本任务之一又是要“激发学生写作的生命欲求,把言语权归还给学生”,让学生喜欢上写作而非惧怕、厌恶写作。

实践证明,自由写作是唤醒学生写作生命的最佳途径,是生命写作的起点,也是生命写作的主要呈现方式。叶老曾说“人类是社会的动物,从天性上,从生活的实际上,有必要把自己的实际观察、经验、理想、情绪等宣示给人们知道,而且希望愈广愈好”,写作不仅仅是安身立命的生存需要,而且是生命的确证,是展示自我状态的生命诉求。事实上,当学生将写作视作自我展示、自我实现的方式时,他(她)就会从中得到一种精神上的满足感与愉悦感。如此,他们将不再把写作视作痛苦,相反,他们会从写作中得到一种精神的归宿感与幸福感。当然,自由写作的方式是多样的,包括写日记、写随笔、开空间、写博客等等,而就当前的教育环境而言,最易普及的方式应首推随笔。

笔者要求学生每天一篇随笔:主题不限,信手拈来,任意挥洒;形式自由,意到笔随,灵动自如。并且要求学生选择自己最漂亮的本子来写,而学生更是对随笔呵护有加,亲切地将之称作“心灵的史记”。随笔的时间自由,但笔者更倡导选择夜阑人静的睡前,这是一天中沸腾的生活趋于平静而心灵最为活跃的时刻,也是记录一天心路历程的最佳时机。此刻,我们把表达权还给学生,他们将关乎个人私密的文字写进日记,而将其余更多的、如鲠在喉的文字写进随笔,都是心灵的释放——日记留给自己咀嚼而随笔则以一种开放的姿态向别人敞开。笔者鼓励学生相互间传阅、交流随笔,从2007年起,又大力倡导随笔“跟帖制度”,“跟帖”分两类:一类从内容出发,对于或“心有戚戚”或心存疑义之处,发表自我观点;一类从表达出发,对于或可圈可点或不如人意之处,坦陈自己看法。我们看到,在他们的随笔本上,不仅有本班同学的“跟帖”还有外班同学的“跟帖”;有的同学文章写得好而别人的“跟帖”更精彩;有的“跟帖”的篇幅甚至比原来的文章还要长好几倍。而每周三的晚自习,长达近三个小时的时间,更是笔者与学生交流的时间,学生习惯性地将自己的随笔放置桌角,笔者则一边翻阅一边在自己喜欢的文字后面随意“跟帖”,有真诚的褒奖亦有善意的批评,有思想上的碰撞亦有表达上的诱导,有对学生留言的答复亦有对今后随笔的期望……当然,除了有文字上的间接交流更少不了言语上的直接对话。当年夏丏尊、朱自清等许多语文前辈都将学生厌倦写作归咎于“读者”的缺失,今天的不少学者则进一步将“真实写作”的缺席认定为制约学生写作的瓶颈,而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这种自由、开放的随笔都是改善作文窘况的一剂良方:随笔的自由——形式随意,有感而发,降低了写作的门槛,激发了写作的兴趣,给学生思想松绑,让“灵魂在场”;随笔的开放——交流“跟帖”,关注作文结果的评价更兼顾作文过程的指导,将写、读、评、改相结合,有效地提高学生的表达水平。

当然,作为生命写作的重要形式——随笔,并不是摆脱当前作文教学困境的唯一途径,从笔者的教学实践来看,只有将有序的作文教学与随笔写作相结合,坚持“两条腿”走路:“一条腿是以课堂为主战场的作文教学,重在引导写作方向,规范写作文体,传授写作方法;而另一条腿是以随笔为主要形式的练笔,让学生随性发展,激发学生潜在的言语欲求,让写作成为他们的一种生命形式。前者是一种靠外驱力作用的指令性写作,后者是靠内驱力作用的自觉性写作;前者是圈养、驯养,后者是放养、散养;前者是生存性写作,后者是存在性写作;前者是功利性写作,后者是主动性写作;前者作文次数不宜太频,着眼于‘质’的提升,后者要求不宜太多,着眼于‘量’的积累。”二者互为补充,最终才可能达到作文教学的“节能”高效!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收藏 邀请
官方微信
官方微信
模板大全
写手接单
意见
反馈